Navigation menu

12

是什么让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转向?

大选近在咫尺,默克尔的难民态度改弦更张。默克尔周二连任基民盟主席,并将正式作为该党总理候选人参加2017年德国大选。她一反此前宽容难民的态度,明确表示大量难民涌入德国的情况不能、不应、也不会再度出现。“惊人的转变”背后,欧洲整体“向右”开启冒险之旅,保守的德国人也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改弦更张

一直以来,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的开放态度,已经引发了德国社会各界的广泛不满,这种不满愈演愈烈,并最终使她,面临四面受敌的境地。

即将于2017年举行的德国大选已经在今年举行了多场联邦州地方选举。在这一系列被视为明年选举风向标的政治对决之中,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尽显颓势,在自己曾经的政治大本营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和首都柏林连续受挫,均未获得多数议席。其中柏林的选举结果显示基民盟只拿到17.6%的选票,创下其柏林选举的历史最低纪录。

而与之相反,一直抨击难民政策的基民盟的主要对手代表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德国选择党却表现不俗,在其中两个州的得票率甚至超过20%。在默克尔的政治大本营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举行的地方议会选举中,该党的得票率甚至超过了基民盟。

德国总理默克尔

 正所谓破巢之下安有完卵,在本党颓势的大背景下,默克尔本人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也不断走低,甚至一度达到执政以来的最低位。

而更令德国总理始料未及的是,如今的基民盟不仅仅面临外党的挑战,连党内也出现了分裂的不和谐声音。基民盟中的联盟党、在巴伐利亚州执政的基社盟也公开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表示不满,甚至一度重新考虑是否支持默克尔连任。基社盟领导人泽霍夫已多次公开发表与默克尔政府立场相左的言论,甚至不乏向默克尔本人公开叫板。而原因则是因为泽霍夫任州长的拜仁州作为难民入境德国的第一站,边检和安置等工作早已不堪重负。

即使默克尔最终在党内获得连任,她的支持率也仅为89.5%,这是这位“铁娘子”当政十一年来第二差的战绩。而就在两年前,他在党内的支持率还是96.7%。

在这种危机之下,在难民问题上及时改弦更张,也就成为了德国总理挽救自己政治生涯必然的选择,正如她自己所言:“如果可能的话,我将让时间倒退回许多、许多年前,这样我就能让自己、整个政府以及所有负责人员更好地准备应对2015年夏末让我们措手不及的局面。”

难民难题

默克尔积极引进难民的态度,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除了口头上所说的&ldquo,范冰冰陷偷税门;人道主义”之外,德国政府一直以来在难民问题上持积极态度最大的原因就是难民可以提供德国急需的劳动力。德国一直以来就有接收外国移民补充本国劳动力的传统,他们为德国战后经济奇迹的诞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在外国移民之中,又以土耳其裔移民为主,土耳其移民虽然与本地居民因为宗教问题有所隔阂。但是因为土耳其早已完成了世俗化,所以他们终究还是较好地融入了德国社会,并未造成较大的社会问题。

而在2013年德国政府又一次提出了工业4.0计划,这一计划需要众多的劳动力来完成。而德国本身已经面临老龄化危机多年,被戏称为“欧洲第二养老院”。所以积极引入难民还同时在外界留下一个人道主义的好名声也就成了德国政府乐享其成的事。

但是,从结果看来,德国政府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打错了算盘。

首先就是德国的工业化与上世纪相比已经进入高度发达的机械化制作阶段,这些产业都需要熟练会说德语的工人来完成。而这显然不是难民可以在短期内做得到的。

进入的德国寻求庇护的叙利亚难民人数情况

有数据统计显示,德政府在接收难民所花费的费用,就已经超过211亿欧元,极大地加剧了德国的财政负担。也给德国社会的治安带来严重冲击。

与土耳其不同,德国接受的难民都是来自于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未受过世俗化教育的原教旨主义逊尼派穆斯林。他们因为宗教文化信仰,以及低下的受教育水平。很难融入西方文明社会,从而在移民地难以找到自己的上升通道。

而在上升通道渺无着落的情况下,诉诸于暴力手段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2016年7月,德国遭遇一系列暴力袭击,其中三起事件中的袭击者是在德国寻求庇护的难民。2015年以来,德国各地就不断爆出难民强奸案件,德国媒体一直对此低调处理。而伴随着犯罪数量迅速飙升的是,难民与本地民众、难民与难民之间的剧烈冲突也不断发生。

而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德国政府部门的长期不作为。连续不断发生的由难民造成的社会治安事件也终于导致了全体德国社会对政府在这一问题上妥协与退缩的不满最终演变成了当政者的执政危机。而在这一背景下,默克尔顺应时事对这一问题的表态迅速转向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选举重压

明年的大选虽然是德国的内政问题,但在欧洲民粹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作为欧盟核心国家的德国,其政局走向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近来,基民盟领导层正在修订准备提交党代会的竞选纲领,其核心内容是,宣布默克尔领导下的基民盟将不仅为德国的成功而努力,还会兼顾欧洲的未来。据报道,这份纲领将更多顾及中低收入群体,可能会提出上调法定退休年龄,收紧难民政策,并考虑对拒绝融入德国社会的移民和难民采取措施。这些内容都旨在重新赢得那些对该党失望的选民的支持。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难民问题导致民调严重下滑,默克尔的连任在大多数德国人看来原本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德国的政坛还没有一个和她一样能够镇得住国内和国际的人选”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除了难民问题受到质疑,总体来讲,她的内外政策是符合规矩的,没有太多的失误。尤其是在这个英国脱欧的背景下,整个西方世界都需要一个靠谱的领导人。默克尔恰恰是这样的一个人选。”

在此基础上,默克尔在难民问题上的及时转向无疑更是为她的连任增添了砝码。有分析认为,德国与欧洲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情况不同,民粹主义政党上台不是太可能,因为相关观念无法被社会所接受。而在所有的候选人之中,尚且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够在执政能力上取代默克尔的政治家。

不过也有报道称,在当今的政治形势下,极右翼势力增长十分迅速,在德国选举中出现如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一样的“黑天鹅事件”,也并非不可能之事。丁纯教授在分析时也指出了默克尔寻求连任面临的变数:“一个是难民的政策会不会有后续的影响,比如说临近大选时出现了恐怖袭击一类的事件;第二个要考虑到她毕竟已经做了三届多,民众恐怕会对她有厌倦感。”

总之,德国作为欧元区举足轻重的力量。无论其选举如何结果、政治走向如何发展,都将会对未来欧洲一体化进程,欧元区经济复苏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生 杨波